[Bookstart] 閱讀起步走,不管你有沒有小孩都應該分享這篇的理由

by 12/13/2015 2 comments



Q1:Bookstart閱讀起步走是什麼?

A:一項1992年於英國伯明罕發起的免費贈書給嬰幼兒的運動,之後陸續擴展至全世界。目的隨著國家會有些微不同,有的是促進早期閱讀,提高圖書館利用率,增進親子之間的感情,消彌貧富之間差距等等。台灣的目的我不確定是什麼,應該就是天阿別國都在做,我們也趕快來做一下這樣的概念。

Q2:為什麼我要知道這個?

A:因為從台灣開始實施Bookstart迄今已經十年(民94-民104),還是有很多人不知道。不負責任統計,問過身邊的人,平均是20人才有1人接到通知。儘管你可能還很年輕/結了婚還沒生小孩/不打算結婚生小孩/和我一樣身邊朋友都生了兩個超想結婚但不幸還沒結婚也沒生小孩,但如果你知道了這件事,請告訴那些有小孩的人這個資訊,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就把這個當作跟生育補助一樣是種福利,反正是免費的不拿白不拿←這句有沒有覺得我不愧是台灣人非常瞭解台灣人的心理。

Q3:哇這麼好康的東西我要怎麼領取?

A:只要小孩在五歲之前,找你家附近的圖書館或是戶政機關就對了,或是上網打「XX縣市,閱讀起步走」尋找資訊。為什麼我不幫大家直接貼個連結呢?因。為。全。世。界。只。有☆蘭。歹。完☆沒。有。一。個。統。一。的。網。站!!!各縣市各自為政,有的有固定的網頁,有的只是在文化局或圖書館的最新消息貼一下,時間過了就沒了(我102年整理過,在這,不過應該很多連結失效)。


☆☆☆有耐心的再往下看!!趕時間的記得上面的然後告訴你身邊的人有這個活動吧☆☆☆

Q4:騙人,明明google出來第一個就是信誼Bookstart閱讀起步走的網站呀?

A:這個有點複雜(扶額)。台灣最先實施閱讀起步走的不是台北嘿嘿,是台中!當時深波圖書館館長陳錫冬先生看到英國實施閱讀起步走的報導,覺得實在太棒了!所以2003年時率先於沙鹿開始推動,當時名稱叫「圖書起跑線」,之後慢慢擴展到台中縣其他地方。
     接著信誼在2005年向閱讀起步走英國Bookstart組織申請成為聯盟成員,成為台灣的代表機構,此時改名叫做「閱讀起步走」,並在2006年時跟台北市與台中縣合作辦理推廣。2007年高雄也開始實施,不過因為高雄沒錢買書(禮袋裡的書也是要錢買滴呀),所以跟高雄在地的愛智出版社合作,由愛智免費提供贈書。
     然後越來越多縣市或地方行政單位開始和信誼合作,我們永遠在後面壓陣的教育部發現,天哪民間已經開始實施這麼好的運動,趕快跟進一下,但是要怎麼做呢?欸嗯嗯~~不太清楚耶,好啦隨便反正經費發下去就是了!!所以教育部就在2009年開始試辦,現在已是全國實施。那那那信誼的閱讀起步走咧?我也不知道阿!感覺就是一個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況。有的地方送的袋子是信誼的彌猴LOGO,有的是教育部的LOGO,或是圖書館嬰幼兒書區兩種LOGO皆有;發展至今,有許多縣市都有自己的袋子,贈書也不一定是信誼或教育部列出來的書單。所以是剪不斷理還亂+百花齊放,非常具有台灣特色。

     



圖左為信誼請趙國宗老師設計的台灣彌猴LOGO,非常可愛,右邊的是教育部的可能是從圖庫裡面抓的LOGO。其實還滿開心英國那邊網站上的台灣連結是可愛的猴囝仔。終於有一天!!!教育部突然覺得美感教育不能等!!!重新請賴馬設計了可愛的親子魚LOGO,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網路上跟我備份硬碟裡都還有黑暗歷史圖檔。



Q5:為什麼別的縣市禮袋送的書或是領取方式/時間和我的縣市不一樣?

承上,就跟你說台灣的特色就是百花齊放,因為上面大概也不清楚要怎麼做,也不列個SOP(我其實很佩服台灣寫計畫的人,文筆超好句子超工整,但非常抽象很難參透),所以下面文化局或圖書館就自行發揮。正面的說法是非常彈性,講難聽一點就是亂七八糟。不過這樣也是有一些意外的好處,就是提供超龐大的研究資料供人研究,一個研究生做一個縣市,得集結多人之力費時多年才能拼湊出台灣閱讀起步走全貌,不像其他國家,找那個主辦機構下手就對了,稍嫌簡單無趣。

我聽過非常多版本的實施方式,之前甚至同一個縣市不同圖書館實施方式也不同。像新北就是由戶政機關發放,不透過圖書館(提高贈送率,來報戶口的都可以領到),北市則是要聽講座才能拿,有的爸媽沒空去就拿不到。有的縣市可以領兩次,不為什麼因為經費比較充裕;有的一年中不限時間都可領,有的地方要看經費撥款時間所以是期間限定,甚至是數量限定。

基本上實施方式大多是「兌換」,再另外辦講座或其他活動;或是有「贈書儀式」。單純「兌換」有什麼問題?當然是要趁著拿禮袋時講解這個活動的理念,推廣親子共讀,並且介紹圖書館裡的資源,不然你直接送錢不是更好!可惜負責的館員或志工可能也搞不清楚到底要說什麼,大家就回家自己看唄!那「贈書儀式」呢?你說說除了和政治人物合照做政績發新聞還有什麼特殊意義呢?或許政治人物會解釋活動的理念,然後示範如何親子共讀?!德國也有政治人物參與閱讀起步走,摘錄如下
在2015年春天,閱讀基金會邀請德國聯邦議院全部631位成員,請他們在他們的選區中,以閱讀行為表示支持Bookstrat,並且交棒給當地的圖書館。此項活動到目前為止,反應非常熱烈,各黨的114名議員已著手實施,其中包括德國總理梅克爾,她在6/23於Stralsund市圖書館為一群孩子朗讀。
他們引起民眾對早期閱讀以及圖書館肩負重責大任的高度關切,提高了各地區及整個德國對Bookstart的認識。
                                    

德國閱讀起步走介紹(2008新聞+2015年網站資訊摘錄)

Q6:那別的國家是怎麼實施咧?沒有像台灣一樣百花齊放嗎?
大多數的國家,像發源地英國,日本,德國都是透過嬰兒健診,確保每個新生兒都能領取到禮袋。一般正常家庭一定會帶寶寶去健診,所以贈送率非常高,基本上都超過90%,如果家庭機能出現問題,未帶寶寶去健診,會派訪問員到家裡訪視,除了贈送禮袋之外,也能及早發現家庭問題。韓國是在預防接種期間宣導,於地區圖書館,衛生所,終身學習資訊館,地方政府(區公所等)可獲得繪本禮袋,荷蘭則是由診所或圖書館寄送邀請函,也可以自行上網下載再去圖書館兌換。像韓國或荷蘭等非直接在醫院診所贈送禮袋,贈送率也會偏低,荷蘭2014年的贈送率約30%。日本有些地區也是沒有團體健診,例如我觀察的東京都練馬區即為一例(東京都練馬區Bookstart實施觀察記錄),即便最具規模的光之丘圖書館每週實施2-3次,但整區平均下來仍只停留在七成(2008年數據)。

基本上都跟醫院或衛生所有關。台灣沒辦法利用醫院機構,一來是因為並非團體健診,二來是台灣醫院很忙(換句話說就是醫院不想處理這些事)加上宣導不足,實施期間及規定不明,甚至有數量限制,依舊無法普及,尤其是真正需要這些資源卻資訊來源缺乏的偏鄉或新住民。

Q7:等等,前面說小孩五歲之前才能領,那我家小孩超過五歲了不就很吃虧?!

A:放心,上小學一年級從2009年開始有小一的閱讀起步走禮袋可以領哦。這個就完全不用擔心領不到的問題,因為丟給小學老師就好了超方便der。

說到這個,我必須自首一件事,我之前瘋狂批鬥小一的閱讀起步走,當然不是因為這個活動不好,書單也都選得很不錯,只是覺得最基本的嬰幼兒都沒弄好,弄什麼小一的?而且網頁上寫的都是嬰幼兒閱讀起步走的介紹,像是「領取過閱讀禮袋的小孩,上小一之後的邏輯和語言能力優於其他未領取的兒童」,那不是更應該嬰幼兒時送嗎?!!都已經上小一才送是有什麼說服力啦!!!!然後最討厭的是名字都取一樣,都叫「閱讀起步走」,每次搜尋出來的資料大部分都是小一的.......(要不就是我自己的blog)接著這幾年嬰幼兒閱讀起步走從0-3,延伸到0-5,但贈送方式完全看不出來有什麼改變,也不知道有什麼配套措施。太多要批的有點無所適從只好先從書單下手,一開始0-5歲的書單全部混在一起,但最近公布的書單有註明適讀年齡,稍感安慰----但!!!禮袋裡的繪本有沒有隨著兒童年齡更改?不得而知。

然後我要懺悔的點是什麼呢?因為最近我重新整理德國的Bookstart和新寫一篇韓國的Bookstart,德國從2011年開始擴展至小一,韓國當年我寫論文時並沒有特地寫blog介紹,只有寫在論文裡面,這次再看了一下韓國網站,發現不得了了,韓國居然從當年嬰幼兒加小一的四個階段,進展到嬰幼兒(分三階段)+小學低+中+高總共六階段。寫完德國和韓國之後,我才突然驚覺到一件事!!!!原來我們的閱讀起步走和小一閱讀起步走是同一個活動!!!!天阿我之前完全沒發現!!!他是有連貫性的!!!因為全。世。界。只。有☆蘭。歹。完☆跳。過。幼。兒。直。接。神。進。展。到。小。一!!!彷彿東京灣Aqua Line跨海公路,從兩端開挖到中間接在一起一樣!所以在這邊跟有遠見的教育部閱讀政策及我的短視道歉,居然沒發現是同一個運動(拍頭)

什麼?你說小孩已經上小二都沒領到怎麼辦?上小二才start已經每互阿啦!韓國雖然小一也有閱讀禮袋,但人家都改名字了,叫書之翼,嬰幼兒start,小學已經可以開始學飛囉!

Q8:你好像對台灣閱讀起步走很多怨言,不如一次講完?

A: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是要自導自演到何時)
1.台灣把閱讀起步走定位成一個活動(event)而非一個計畫(program)
就好像每年端午節到了發個粽子,發完就沒事了。頂多是寫條新聞報導或報告今年發出了幾顆粽子,沒有認真的研究粽子的各項食材,各地特色或該如何推廣包裝行銷粽子到其他國家。為何會這麼說?

1-1 嬰幼兒0-5閱讀起步走是附屬於「閱讀植根與空間改造:98-101年圖書館創新服務發展計畫」的子計畫,但小一新生的閱讀起步走又隸屬於「國民中小學悅讀101」下的子計畫,同名活動卻分屬於不同的計畫(還是我又誤會了其實根本不是同個活動?)嬰幼兒的部分主辦單位為台灣圖書館(中和四號公園的那一間,不是台灣「的」圖書館),小一的應該是由國教署負責,雖說執行的單位層面不同(公圖vs小學),但本質上應該是連貫性的發展,在台灣卻被劈成兩半,而且都是一個大計畫下的子計畫,看不出對閱讀起步走的重視及獨立性。

1-2 沒有獨立的主辦機構。以目前看到的他國案例,主要執行單位都是獨立的閱讀推廣基金會,有的會與教育部或其他機構合作,例如英國,德國及荷蘭,也有的是完全獨立運作,像日本或韓國,沒看過像台灣一樣是由國家圖書館當主辦單位的。國家圖書館這麼忙,還叫人家做這種事是想累死誰,但話說回來,台灣圖書館大概除了開書單和撥款採購等行政業務之外,看不太出來其他有什麼作為。

另外,台灣還異例地卡了一個信誼基金會,更讓人霧煞煞。在日本韓國的方針裡開宗明義指出此運動為非營利,徹底排除個人或團體的宣傳,任何政治,宗教的目的。不否認信誼出的書品質都相當好,也在幼兒教育方面發展多年,但是作為一個全國性的閱讀推廣活動的主辦單位並非十分恰當,同時也不利於台灣嬰幼兒圖書的發展及出版。


1-3 承上,沒有獨立的主辦單位,所以沒有獨立的網站,沒有可遵循的SOP,也沒有成效調查與研究。看一下日本的NPO bookstart從事的內容有

符合地區現狀的bookstart的提案、運動之支援。
建立連結各地Bookstart運動的網站
提供各地區對持續活動有益的情報及建議。
針對各地區的關係者舉辦工作坊、研討會、演講等等。
根據出版界的支援提供製作高品質的閱讀禮袋。
Bookstart的效果調查與研究。

(btw日本 NPO bookstart是向出版社以八折購書,九折售予地方,靠這10%的利潤維持營運,這什麼天方夜譚)

日本和韓國在引進之前都有先選一個地區試辦,日本還有東大教授做的試辦計畫研究報告書。日本,韓國,澳洲定期都會發行Bookstart Newsletter,韓國也會將圖書資訊,相關資料或報導等更新於網站上。在成效調查方面,日本至少出了五本書,其他還有DVD等影音資料。Bookstart始祖英國的研究報告更是滿坑滿谷,大部分國家網站上都會引用英國的研究結果。台灣除了台北市民國98年發表的『臺北市立圖書館「Bookstart閱讀起步走」活動績效評估』和個人碩士論文之外,我還找不到什麼正式的研究報告。

當然在開砲之前我都還會再查一下現在到底有沒有更新,喝勒嘎在,查到Bookstart活動前置作業計畫書網頁,在計畫書附件部分提供了一些成果統計。說真的我好~感~動(是真心感動不要懷疑)天哪終於有成果統計出現啦!前幾天看新聞說台灣開放資料評比全球第一,心裡還想騙肖,怎麼我要找的教育資料都沒有!結果今天想說找找看居然就發現了!雖然2009-2014年的資料都是2014年掛上去的,然後2015和2016點進去沒資料,還是很感動,至少我當年寫論文時是真的沒有不是我沒找到嗚嗚。

下面節錄自103年的活動前置作業計畫書

1.辦理圖書館:98年-101年共補助全國各縣市鄉鎮圖書館505館次。
2.贈送閱讀禮袋數(含地方配合款):98-101年送閱讀禮袋數已超過150,000個(禮袋包含圖書2冊、父母閱讀指導手冊、推薦書單等)。
3.辦理活動場次: 自98年起持續辦理嬰幼兒閱讀推廣活動,截至101年底約辦理19,744場次嬰幼兒相關閱讀推廣活動,共1,412,293人次參與。
4.嬰幼兒辦證數:積極鼓勵父母替嬰幼兒辦理其人生的第一張借閱證,開啟閱讀之鑰,全國公共圖書館之嬰幼兒辦證數截至101年底約163,034人。

有沒有~~我前面說的那種~~送出幾顆粽子的FU呀。看一下英國研究成果

在發送閱讀禮袋的6個月後、健康訪問員對參加這計畫的300個家庭實施了問卷調查。問卷調查顯示,這300家庭中,有71%更常買書給孩子,28%親子共讀時間增加,57%成為了讀書會的會員,29%大人為自己及孩子辦理借書證等結果。(Wade& Moore、1993)。

Bookstart實施兩年後,Wade和Moore針對這群2歳半~3歳的幼兒及家庭進行追蹤調查,從中選取28個家庭進行訪談。Wade和Moore收集到的資料與未參加Bookstart的29個對照組家庭進行比較,在親子共讀行為、幼兒閱讀行為、圖書館的使用以及購書情形,得到以下的結果:(Wade& Moore,1998)
◎實驗組家庭的大人:
1. 75%更常買書當作禮物送給孩子。(對照組10%)。
2. 43%每月至少帶孩子去圖書館一次。(對照組17%)
3. 83%會讀完整個文本。(對照組34%)
4. 64%會跟孩子討論故事內容。(對照組24%)
5. 43%會將故事內容與幼兒的經驗做連結。(對照組21%)
6. 68% 會鼓勵幼兒對故事內容發展做預測。(對照組28%)
◎實驗組家庭的幼兒:
1.100% 對故事內容很有興趣且更有集中力。(對照組34%)。
2. 68% 依故事發展用手指示畫面。(對照組21%)
3. 54% 會主動協助翻頁。(對照組10%)
4. 61% 會對故事內容提問、回答。(對照組21%)。
5. 68% 視閱讀為最喜歡的活動之ㄧ。(對照組21%)

為什麼我會這麼糾結到底有沒有成果報告呢?台灣我想找的閱讀相關調查不是沒公開就是公開了也都是這種數粽子的數據,其實有的時候光看辦了幾場老師可能都在下面睡覺的閱讀研習會這種數據很難看出到底對閱讀有什麼幫助,但有總是比沒有好啦。一定會有人說沒有研究報告書有別人做過的碩士論文呀!後,說到這個我就很悶,對台灣人來說引用別人碩士論文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但我在日本寫論文時就大卡關,首先我完全找不到日本那套引用格式中碩士論文引用要怎麼寫,所以我就問啦:「如果是碩士論文引用要怎麼寫?」當下就被用狐疑的眼神關注:「碩士論文這種東西怎麼能引用?博士論文勉強可以啦,要引用當然是要引用書或是正式的研究報告。」好吧雖然我知道我們文組的論文大多是垃圾但不讓我引用碩士論文不如讓我死好了(哭跑)然後在這邊順便抱怨一下國圖(中正紀念堂那間),我是不知道全世界除了台灣之外哪個國家國圖沒有收齊該國出版品的,連國內出版品送存都辦不到根本是「國圖失格」。然後又好多電子論文公開期限設定在差不多沒參考價值的時候才開放,在台灣做研究也太逼人。

結論:如果真的重視閱讀,想好好發展閱讀起步走,目前這樣的方式並非長久之計。


延伸閱讀:
英國Bookstart (我複製我論文的中文版,有一段頗硬但大家看看數字跟人家研究項目即可)
荷蘭Booksatrt (有研究結果但荷蘭文看不懂,所以只翻譯了有英文資料的部分)


2.書單

2-1選書方面,日本雖然在一開始福音館書店佔多數,但之後極力維持各出版社的平衡。我之前曾做過簡單的統計「台日入選書單出版社之比較」一目了然。有點久之前的資料,但因為最近這幾年不知道台灣選書到底是怎樣,動輒四五六七八十本,實在很懶得看;看了一下身邊朋友拿到的贈書,還是都是信誼的書,其實也不知道書單和贈書之間到底有沒有關連。(其他國家的禮袋贈書是由書單中選出兩本)

(教育部書單下載)(信誼書單下載

2-2選書標準,台灣選書標準通常都是謎,連最知名的好書大家讀也是。看一下日本的選書標準
◑日本選書標準(每兩年一次,每次固定20本)1.嬰幼兒和家長能藉由共讀,運用豐富的語彙度過快樂時光,並使嬰幼兒健全成長之繪本。2.承上,長年被嬰幼兒喜愛的繪本。3.承上,在之後也繼續被嬰幼兒喜愛的可能性高的繪本。(總之就是所謂的「定番」「經典」「long sale」繪本)此外,每次選書固定有五位選書委員,每次都會更換並詳列於網站上。五位委員通常是幼稚園老師,學者,小兒科醫生,童書店從業人員,圖書館員

再來看看韓國的小一閱讀起步走選書標準,2016書之翼圖書甄選簡章
閱讀社會文化財團為了促進小學閱讀風氣,開辦「書之翼」計畫。「書之翼」計畫其中的一部份為甄選送給小學入學新生的書籍。甄選數量為70-100種。以下為書之翼的圖書甄選標準
1.符合書之翼計畫主旨及甄選目的的書籍。
2.符合小一新生程度的書籍。
3.排除政治,宗教及商業等特殊目的的書籍。
4.排除對人種及身心障礙者等歧視的偏見書籍。
5.出版日期須為2014/11--2015/10的國內創作繪本

日本不僅明訂選書標準,甚至詳列出審書委員名單,以示負責。習慣了日本人做事方式,回頭看看台灣,不時出問題的選書或書籍招標,難道都不用說清楚講明白嗎?之前曾在投稿論文中提到這點,但好像觸怒了審稿委員,給的意見非常激動。心想莫非你就是選書委員?既然一切公平公正那幹嘛不公開阿哈哈(乾笑)公開選書標準和選書委員名單讓大家有標準可參照,一方面幫委員打打名氣順便提醒委員是去選書不是去搜秀不是很好嗎?韓國的標準更多了,除了強調排除政治,宗教,商業,及各種歧視的書籍外,還規定要「國內創作繪本」,提拔鼓勵國內創作不遺餘力(這一點台灣是可以不用跟進因為我怕會沒書可選)還規定了出版日期,其實這個選書跟好書大家讀比較類似,只是範圍縮小到小一,也清楚的說明選書標準(好書大家讀只有規定出版日期),這樣也比較不會像日本一樣選出的書單都萬年書單(經典至上,重複性相當高)

3.至於活動方式不一,期間不定,數量限制等等前面提過就在此省略。另有一個台灣特有的問題,就是小孩人和戶籍所在地不同。台灣其實不少爸媽把小孩給爺奶外公外婆帶,但小孩設籍在別縣市的情形,所以沒去領或是領了禮袋也沒法共讀。我曾經問過日本的工作人員有沒有遇過這種事,但他們無法理解這是什麼狀況,可能日本媽媽都是自己帶小孩吧。


Q9:會不會講太多?既然有這種重要的運動為何不早說?
A:其實一開始只是要炫耀我拿到荷蘭的閱讀起步走的小箱子而已......

誰知道這麼一發不可收拾,把部落格裡Bookstart運動分類的文章全部修改再新增,寫到眼睛爆血絲。當年在誠品工作,就發現很多爸媽想買嬰幼兒書給寶寶看,但無奈當時英文幼幼書居多,中文出版品不是套書要不就是品質不好的廉價書。後來發現台北市2006年開始推行閱讀起步走,我還自行印了宣傳單放在敦南誠品兒童館門口讓大家取閱。到日本考上碩士班之後想說光研究嬰幼兒書籍本身對台灣沒什麼幫助,才會把研究方向轉到台日皆有的閱讀起步走。寫完日文論文覺得台灣看不到,索性全部翻成中文放在Blog上供大家索取,還被學姐問說難道不怕有人盜用你的研究結果嗎?但研究結果放在圖書館裡不見天日又有什麼用呢?還不如放在網上罵一罵還比較有人看(笑)不過在我碩士班之後,因為實在太心灰意冷所以決定我再也不要碰嬰幼兒繪本了啦,所以博士馬上決定轉去研究小學閱讀(事實證明只有更糟沒有最糟)說歸說,有什麼新出版的嬰幼兒繪本我還是會買,到圖書館也會下意識的尋找嬰幼兒圖書區,希望台灣不管是閱讀起步走或圖書館童書區都能越來越好,寫文章罵人當黑名單被戳稻草人也是很辛苦低!


註:感謝親朋好友贊助親子共讀照片!但都是示意圖跟閱讀起步走選書無關,首圖是我翻的書但不在選書內,第二張是我去荷蘭買的Miffy唰唰唰晚安布書。



更多關於Bookstart文章

熱愛童趣但不失深邃的文字與圖畫,偶爾客串中文與外文的中間人,生命大都在童書裡漫步。夢想當一位童書圖書館館長,目前正在夢想的路上。

2 則留言:

  1. 轉貼 現任羅東博愛醫院的小兒科主治醫師吳淑娟醫師,安媽咪的留言
    -------------
    嗨,很高興看到這篇文章,很有趣。有幾點一起分享

    1. 別說台灣沒有醫療院所在進行親子共讀的推廣。兒科醫師最知道嬰幼兒閱讀對孩童的好處,只是限於大環境種種限制,但仍有兒科醫師們願意努力,所以從96年羅東就開始進行利用健兒門診推廣閱讀和贈書,並逐漸擴大包括衛生所,也已向下扎根,103年已從新生兒家庭就開始推廣和贈書囉! 同時花蓮也有兩位兒科醫師持續在自己的門診或是可接觸到的醫療場所進行閱讀推廣。 請閱覽 <兒科醫療最美麗的風景: 孩子,童書,和共讀)
    https://www.facebook.com/pediatrician.reading/

    2. 信誼基金會對台灣的Bookstart貢獻良多,將Bookstart引進台灣,若沒有信誼,依照台灣教育部或文化單問"進步"的速度,也許現在公部門才剛要開始進行嬰幼兒閱讀。現在教育部的閱讀起步走不是由信誼來當主辦單位呦,信誼是民間組織,無法承接教育部全國性的活動,目前應該還是由國立台灣圖書館主辦。至於現在信誼基金會的角色如何,就我所知,因為參加教育部閱讀起步走的縣市越來越多,所以信誼目前著重的是協助地方政府舉辦相關閱讀活動,畢竟不是每個家長都有認知要到圖書館領閱讀禮袋。特別是在非都會區,即使家長知道有閱讀禮袋可領,也不見的會特地跑一趟圖書館去幫孩子領閱讀禮袋,因為許多家長仍不知道和小小孩共讀的好處和必要性,這些在我的門診都經常遇到。所以,如果圖書館有好的活動,更能吸引一些尚未有共讀經驗的家長們,走進圖書館參加活動。信誼2015年底才剛在羅東兒美館辦過圖書館串連活動,以及在宜蘭文化局舉辦過好玩的寶寶闖關活動,吸引不少小小孩家長帶著孩子走入圖書館參加活動,以及到文化中心看看呢! 而信誼基金會的選書委員,是有包括了學者,老師,小兒科醫師等。(ps, 我不是替信誼做廣告,我是羅東的兒科醫師)

    回覆刪除
  2. 3.教育部的閱讀起步走問題很多,提供實際看到的情況。沒有閱讀習慣的家長,不會主動去搜尋這些好康 (即便收到通知單可能隨手放到忘記),而偏鄉或交通不便的地方,家長沒有時間特地去圖書館領閱讀禮袋,結果比較需要圖書資源的家庭反而比較少享受這些資源。且也不是每個圖書館都能分配到這些閱讀禮袋。另外,跟戶政事務所結合更是做表面功夫,因為若沒有人花時間向家長們解釋為何要贈送閱讀禮袋,以及為何要盡早唸故事書給孩子聽的意義,那麼閱讀禮袋"只是一個袋子",裡面的書"只是書"。我遇到幾位媽咪都不知道原來自己的小寶寶已領過閱讀禮袋,是因為通常是爸爸去幫寶寶報戶口,爸爸在戶政事務所忙了半天後,拿了一個袋子裡面有一二本書回家,順手就將這袋子放到旁邊(因為爸爸對這些東西通常是無感的),結果放著放著就忘了,媽咪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

    4. 另外有興趣研究嬰幼兒閱讀推廣活動的朋友,例如版主,請一定要參考一個更務實的方式,美國兒科醫師們早已從1989年開始藉由兒科常規的健兒門診來進行嬰幼兒閱讀推廣以及贈書,Reach Out and Read, ROR program (www.reachoutandread.org)。台灣的情況更需要ROR而不是 bookstart,因為圖書館無法在每個村落都有,但台灣每個村落幾乎都會有衛生所醫療人員以行動醫療車,或是衛生室定時駐點到達村落,如果這些醫療人員能同時帶著觀念和童書上山,那麼就不怕好的資源都無法送到需要這些資源的家庭。再者,親子共讀這樣對孩子好的觀念,透過醫護人員的解說,可能比圖書館員來宣傳更為有效,畢竟家長比較願意聽醫生和護理師說的話。而ROR,在台灣已有兒科醫師開始進行了,同樣請參考 <兒科醫療最美麗的風景: 孩子,童書,和共讀) https://www.facebook.com/pediatrician.reading/

    最後,教育部這樣大型的活動,竟然沒有一個研究級的論文可參考,的確是不該。不過提供版主一篇尚可參考的文章: A Survey on Bookstart Program in Taiwan Public Libraries,2014年發表在圖書與資訊學系的期刊。

    希望大家一起加油,讓台灣嬰幼兒閱讀推廣能更務實和有品質。

    關於安媽咪推動的親子閱讀活動報導
    http://www.sheaspire.com.tw/p2-weekly_column-detail.php?PKey=e1d3KRMER_YSdCk9ET9ogeN70OCJ6giBdQAfhdYxR5k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