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本] A Fine Dessert: Four Centuries, Four Families, One Delicious Treat --Emily Jenkins/Sophie Blackall.

by 2/01/2016 1 comments

                       



之前紐時2015最佳繪本書單中介紹過這本,因為很喜歡所以獨立開一篇介紹。

之前簡短的介紹文:
不同的四個城市,四個家庭,四個世紀,靠著一道甜點:Blackberry fool串連起來。從書中可窺見到美國發展的歷史。1710年,一個英國女孩和她媽媽做了藍苺奶酪;同樣的甜點場景換為1810年南加州一個黑奴女孩和她媽媽,1910年波士頓女孩和她的媽媽,最後則是在聖地牙哥一個男孩和他的爸爸。從書中也可窺見到美國發展的歷史。


書名頁,可以看到四個年代,四個地點的不同造型房子。

四個不同年代的小主角。

1710年代,在英國一個叫Lyme的小鎮,一個女孩和她的媽媽在採野藍莓。
藍莓枝上的尖刺鉤住她們的長裙。

媽媽擠牛奶,然後用小木枝紮成的攪拌器打成鮮奶油。
打呀打,打呀打,打呀打。
她的手臂開始痠痛。
過了十五分鐘,鮮奶油終於打好了。

在晚餐後,她們把做好的藍莓奶酪端給爸爸和哥哥們吃。
之後,女孩在廚房裡把碗舔乾淨。
「好棒的甜點呀!」

再過了大約兩百年,在南加州一個叫 Charleston,
一個女孩和她媽媽在花園裡摘藍莓。

附近的乳品店送來了奶油。
女孩用當地鐵匠製造的金屬攪拌器攪拌。
打呀打,打呀打,打呀打。
她的手臂開始痠痛。
過了十分鐘,鮮奶油打好了。


在主人一家用完餐後,她們端上了藍莓奶酪。
在那之後,小女孩和媽媽躲在衣櫥裡,把碗舔乾淨。
「好棒的甜點呀!」

在過了一百多年之後的波士頓。
一個女孩和她媽媽在露天市集上買了兩個木盒裝藍莓。

回到家之後,門口已經放著早上送來的裝在瓶子裡的殺菌奶油。
女人看著手上的食譜。
她用鑄鐵攪拌器打奶油。Whirrr Whirrrr
五分鐘之後,鮮奶油打好了!

在吃過周日的晚餐之後,他們全家一起共享藍莓奶酪。
在廚房裡,女孩把舌頭伸進碗裡舔乾淨。
「好棒的甜點呀!」

在幾年之前的聖地牙哥,
一個爸爸和他的兒子在超市裡買了兩個紙盒裝藍莓,
以及一個紙盒裝殺菌有機奶油。

他們回家之後,男人上網列印了食譜。
男孩用電動攪拌器攪拌。
嗡~~~~~
兩分鐘鮮奶油就打好了。
他讓男孩想到了刮鬍泡。

在一個長長的晚餐之後,男人將藍莓奶酪分給客人們。
等客人都回家了,男孩站在亂七八糟的廚房裡舔著碗。
「好棒的甜點呀!」
(但是因為藍莓奶酪非常非常好吃,其實沒剩多少)


最後還有藍莓奶酪的食譜。


這本書有很多有趣的地方,最明顯的即是時間帶來的影響。比如說人物的服裝,取得食材的方式(藍莓/牛奶),料理方式(攪拌/冷藏),食譜來源(傳承→書籍→上網列印),晚餐內容,房屋外觀及家中的擺飾等物質上的變化,以及一開始媽媽和女孩吃飯時是站著,晚餐後上甜點給爸爸及哥哥們,以及女僕服侍主人一家晚餐之後上甜點都是用served,到第三個女孩20世紀時,是全家一起坐著吃飯,吃甜點也是ate it together with Father and brothers。到21世紀更為明顯,主角不再是母女而是父子,一起吃飯的不是家人而是朋友們的聚會---充滿各色人種(抱歉我用這個形容詞,然後到了21世紀的現在亞洲人的刻板印象還是小眼睛清湯掛麵頭)


在後記中可看出作繪者在創作的用心,像是作者為了寫出符合時代的菜單,參考了The Food Timeline以及Feeding America:The Historic American Cookbook Project等網站,繪者則是到倫敦的Victoria and Albert博物館,觀察18世紀服裝紋樣,閱讀19世紀的黑奴主人日記,翻閱1900年代的家具目錄等等。其中有許多小細節可以觀察,像是這四個家庭使用的甜點碗的顏色,寶寶的角色。

而這本書意外的引起另一個話題就是關於黑奴的描寫,這點在之前紐時2015最佳繪本介紹中也有提到

Children's author sorry for 'racial insensitivity' in picture book showing smiling slaves

以下中文翻譯轉貼自 Dodoread 都讀 2015/11/10

●黑奴應不應該微笑?

紐時上個月公布2015童書選,其中包括由Emily Jenkins撰寫,Sophie Blackall繪圖的「藍莓蛋奶酪」,評審認為這則以一種甜點,四個家庭,四座城市,橫跨四個世紀的故事掌握時代變遷的面貌,同時傳達家族情感的愛與堅貞。其中一對主角是1810年的黑奴母女。黑奴母女先是帶著微笑在庭院摘莓果,然後伺候白人主人晚餐,最後躲在櫥櫃間捧著餐碗,舔食殘餘的「藍莓蛋奶酪」。
繪本自一月出版以來,除了讚譽,也引發爭議。首先是伊利諾州一位小學圖書館員Gall提出質疑,Gall認為,儘管 「藍莓蛋奶酪」一本良善創作初衷,但是透過它的敘事方式,充其量讓讀者覺得「奴役」這件事令人「不開心」,而不是「極其可怕」。

由於批評聲浪愈湧愈烈,作者Jenkins發表道歉聲明,她選擇在一個由白人圖書館員發起,專門挑戰兒童文學中「種族歧視」意識形態的網站表達意見。她說自己認真仔細閱讀相關批評,深刻理解到,儘管自己的作品希望傳達包容,真實與希望,但在處理種族議題上不夠周全,不夠敏感,沒有顧慮到相關衍生的感受。Jenkins除了表達歉意,捐出該書所得給促進多元閱讀的團體,她同時也表示,「藍莓蛋奶酪」的故事描寫人們如何透過手藝與甜點,在不公義與艱困的現實中找到的喜樂,這是人類性靈的力量。她相信,飽受壓迫的人們應該可以在某些小小的時刻找到慰藉,甚至喜悅。

自由與尊嚴受剝奪的人們會不會有純粹的喜悅?
誰可以為他們記錄或展現這些小小的幸福?
誰可以看見或體會這些小小的幸福?
誰可以決定誰應該如何解釋或定義這些這些小小的幸福?
故事有沒有社會「責任」?該不該承擔社會「責任」?
批評與道歉,界限與越界,詮釋與觀點...文學的衝撞總是如此,從書裡擺盪到書外,從虛擬擺盪到真實,然後全部擠在我們容量有限也可能無限的腦袋瓜子裡。





接著最近有另一本書《A Birthday Cake for George Washington》(華盛頓的生日蛋糕),引起的聲浪更大於此,甚至導致該繪本下架。

詳細的討論爭議內容可見下列文章
引述自此篇文章內容


●它最大的爭議點也在於此——用一個快樂的圖像來描繪黑奴及其生活,是政治正確的嗎

●在作者Ganeshram的自辯中,她提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為什麼我們只能用單一角度去看待一個歷史人物呢?為什麼黑奴就只能用悲慘哀傷的圖像來描繪呢?她認為歷史是複雜的,而人性也是複雜的,赫克利斯有可能,在某個時刻,會真心地、快樂地做一個蛋糕給奴役他的主人,就是因為人性有這樣的複雜性及多樣性。

●那麼,如果我們現在再把《A Fine Dessert》與《華盛頓的生日蛋糕》做比較,又要怎麼去解讀呢?難道是Scholastic出版社認為如果製作團隊是黑人,對這個議題就有政治正確與否的豁免權嗎?但讀者及書評家顯然不這麼認為,才會造成《華盛頓的生日蛋糕》出版才短短兩個禮拜就應聲下架的結果。這個出版爭議帶來眾多的思考點。但最值得深思及反省的是有關童書的政治彈性——童書要多政治正確才夠呢?但這樣會不會導致童書內容的一言堂及一致性?大人世界裡奉之圭臬的多元性呢?並且,如果唯一政治正確的黑人圖像是悲慘哀傷的,那麼與黑奴相關的童書就只能是黑暗悲傷、與其他快樂溫暖的童書大相逕庭嗎? 

-------------------------------------------------------------------
討論這個問題實在是太複雜了 ,或許也是我不生活在那個文化脈絡下,所以對我而言無感,我單純覺得A Fine Dessert這本敘事的手法很新鮮有趣,尤其是以一道甜點串起看似不相干的時空,更重要的是描寫食物(尤其是甜點)的書我實在是沒有抵抗力呀!!



熱愛童趣但不失深邃的文字與圖畫,偶爾客串中文與外文的中間人,生命大都在童書裡漫步。夢想當一位童書圖書館館長,目前正在夢想的路上。

1 則留言:

  1. 我也很喜歡這本繪本,而且我看到時只看圖沒有看文字就急著去下訂,喜歡的原因是有很常的一對時間需要下廚而那段回憶也很美好的,所以看到繪本時有共鳴感。或許每個人看繪本的感受都不一樣,所以才會有人覺得受到傷害,社會的結構在時間的河流裡改變,但是人的善意在回憶裡是永恆不變的,奴隸制度本該撻伐,但這當中也存在著善待僕人(=員工)的主人(=老闆。)

    回覆刪除